餐茶_

Sound Horizon Kingdom!!!!!!

【BGM:jealous.】

  顾巷说话的时候嗓子痛苦得要渗出血来。

  李小鹿用力地眨着眼睛,想制止眼泪从眼眶里傻逼兮兮地流出来。但是泪腺不听话,多余的液体从眼角流下来,搞的李小鹿痒痒的。

  她什么都懂:任谁看着恋人每天死气沉沉,心情都不会好。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每天胡思乱想,可哪怕是最最难受的时候,哪怕分手两个字溢到牙关处,她都没吐出来,反而一个字一个字嚼烂了,咽回腹中。
  她不要分手,她死也不会放开顾巷。说她自私自利也好,任意妄为也罢,她情愿成为拖累负担,也不肯放手。除非顾巷不要她了,顾巷亲口对她说,烦她让她滚,她不会犹豫,一定麻溜利索地滚。

  但李小鹿现在一动不动。面前的顾巷表现得异常平静。她似乎回到了最早最早,她们没有任何交集的时候,在学校里出现时那种毫无顾忌的潇洒样子。她站在李小鹿面前,很随意地看着她,又或者根本没有在看她。

【顾巷的视角】

     李小鹿是很漂亮的。

     顾巷有很多爱好。暗中观察李小鹿就是她众多爱好中十分不起眼的一个。

     顾巷特别,特别喜欢美的事物。她看见美丽的东西就总是会多看上几眼。虽然李小鹿算不上美——仅仅是漂亮而已——但顾巷就是喜欢偷偷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 像现在这样,假装到李小鹿的班级借书,趁机瞟两眼她。

     李小鹿在和同学高谈阔论着什么,可能是嘴唇有点干,就伸舌头舔了舔上唇。顾巷突然就觉得“腾”的一下,耳朵发胀心脏好像停跳了一样。张张嘴,她使劲往肺部吸气,脑子里就剩下李小鹿薄薄的上唇和小巧的舌尖。

     想接吻。

     顾巷也真就这么做了。当然,是在放学之后。

【李小鹿长高了】

     李小鹿的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,“小鹿啊,你好像长高了。”
     李小鹿一边换上拖鞋一边含含混混地应着,“哎,是吗,真好真好。”
     李小鹿妈妈自顾自地念叨,“再长些就好了,最好是比我高一点。记得要多运动,晚修中间不是有休息嘛,出去跑跑步……诶对了小鹿,给你买的钙片吃了吗!”

     李小鹿一直心不在焉。其实以前听别人说自己长高了,她是会高兴好一阵子的。但现在她不想再长高了。

     为什么呢……李小鹿是绝对不想承认这都是因为顾巷。顾巷现在和她差不多一边高,她要是再长些,就比顾巷高了。

     就离顾巷更远了。

     她害怕,怕她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。虽然本来就不是很近,但她就是固执地不想长高——哪怕是一毫米呢——稍微离得近一些也能让她高兴好久好久。

    

李小鹿这个名字是我瞎起的。

想取一个普通但又很可爱的名字,于是就叫李小鹿了。

顾巷嘛……是因为我超喜欢顾城的《小巷》这首诗。那种感觉就像她们俩的关系一样,特无助特绝望。

【和顾巷同学说的第一句话】

  李小鹿红着脸紧紧跟在顾巷身后,紧张到踩了顾巷脚后跟好几次。她最开始还会说对不起,后来突然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小了,顾巷压根就没听见——或者说压根就不想理睬她——就感到很羞耻。

  在李小鹿又一次踩到顾巷脚后跟之后,顾巷停下来,突然回身紧紧盯着李小鹿的眼睛。她们几乎鼻尖顶着鼻尖。顾巷看到李小鹿满眼的慌乱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 “同学,有什么事情找我吗。”

  李小鹿傻杵在那里,之前打好的腹稿此刻全都变得一团糟,那些寒暄,那些无聊的搭讪,慢慢的扭在一起,扭成四个大字: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 李小鹿就这么突兀地把这四个字说出来了。说完她有点后悔,不是因为别的,她只是觉得自己昨晚在心里排练了好多回的稿子都白费了。

【自娱自乐】

想糊日常……但是由于越来越讨厌李小鹿所以决定暂且不写了。以后要是心血来潮再接着糊点细节……如何相遇怎么表白之类的其实我还完全没想好。

【李小鹿】

  

李小鹿这个人吧,傻,矛盾,成天稀里糊涂得过且过,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长得有点漂亮。

【顾巷】

神神秘秘,有点孩子气,反复无常,是个聪明人。特会撩。美术生。

【撩】

  “我得走了。”顾巷站起来抻了个懒腰。

  “嗯,再见。”李小鹿也站起来。

  顾巷朝着她走了一步,站定。李小鹿听到自己的心脏蹒跚着想要追上漏掉的那几拍。她的脸越来越热。直觉告诉她顾巷会吻上来。

  她想看看顾巷的嘴,但近在咫尺的黑色眼睛将她掳走。她动不了,也不想动。

  顾巷只是亲了她的脸颊,“再见。”

【春梦】

  李小鹿午睡的时候又梦见顾巷了。

  她当时迷迷糊糊地处于半梦半醒之间,分不清是昼是夜,也不知道自己躺在哪儿,甚至忘了自己是谁。就看见顾巷跨坐在自己身上,腰拧出一个漂亮的弧度。

李小鹿知道自己在做梦。“干,管它呢。”她小声骂给自己听。

  她着了魔似的将手伸过去攀上顾巷的腰。触感真实,柔嫩腻人,李小鹿竟然恍惚地觉得这不是梦。

  顾巷真白,白得发亮。腰也细,弄得李小鹿有那么一瞬间都舍不得动她,生怕碰坏了这个瓷娃娃。但她又什么都不管了,她渴望顾巷,那是一种想要把灵魂纠缠在一起的渴望。全身的神经几乎都集中在把着顾巷腰的手上了,手顺着腰线慢慢往上移,温热细腻的触感让李小鹿心里直打颤。

  李小鹿觉得自己混蛋,想给自己一巴掌,还想骂个痛快。自己真是疯了,这……这算是春梦吧!

  春梦也好呀,李小鹿又想,一直做下去才好呢。

  坐在自己身上的人儿好像突然没了骨头似的瘫在李小鹿怀里。李小鹿抱了满怀的软,痴痴地把脸凑过去寻顾巷的唇。顾巷扭过头躲开,只露出一段洁白的颈,柔软的脖子曲线让人很有握一把的冲动。李小鹿吻上去,又伸出舌头品尝了一下,接着便发狂一样的舔舐啃咬。她把顾巷往身体里狠命地揉,渐渐地,顾巷好像化了一般消失了。

  李小鹿觉得怀里空荡荡,醒了。“……干,我真是疯了。”她有点懊丧,又有一些的怨,怨梦里顾巷躲了她的吻。

【继续撩】

  李小鹿总忍不住往顾巷那边瞟。有的时候顾巷好像能感知到她的目光,转过身往回看,用惯见的顽皮眼神盯着她。

  李小鹿目光集中在顾巷薄薄的唇上,忽地就有些不好意思,打了个手势让她转过去。

  顾巷冲她比口型,“我不。”

【厕所隔间】

  她把额头疲惫地靠在顾巷肩上。两人紧紧贴着,只能听见对方稍微有点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 喘了一会儿,顾巷拨过李小鹿的脸,一个短暂的对视,俯身再亲上去。

【生病】

  李小鹿最近有些病了。其实一点也不难受,就是总咳嗽,还流鼻涕。顾巷下课凑过来,李小鹿直躲她,怕传染。

  顾巷就有点生气,“有的时间生病,不如谈恋爱呢。”

  李小鹿一宿没睡好,脑子里就剩这句话了。

【同床共枕】

  看她这么睡着,李小鹿有点喘不过气来。闷,胀,只觉得空气黏糊糊的粘在身上。心脏有点酸,指尖有点麻。

她觉得这种感觉肉麻死了,但又不排斥。

  李小鹿翻个个儿,背对着顾巷躺下。不看顾巷应该就不会有这种娘了吧唧的感觉了。但她感到顾巷的呼吸喷在自己后颈上,痒酥酥的。她又感到了胸腔中闷胀酸麻的感觉。

  完蛋了,李小鹿想,我又犯病了。

【生气】

  李小鹿闻顾巷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饭,顾巷说她今天不想吃。结果中午李小鹿到了食堂,就看见顾巷和几个画室的同学围在一桌吃的正欢。李小鹿气的不行,恨不得把顾巷拎起来甩一百八十个耳光。不过她可没这个胆,顶多想想而已。

  北端看见李小鹿直往顾巷那边瞟,嘿嘿笑:“小鹿,你不会是真喜欢她吧?”

  李小鹿更气了,憋得脸通红,“放……”她想说放你娘的屁,但想到顾巷还在食堂呢,话到嘴边就软了下来。

  “放什么厥词。”

(武林外传梗)

【李小鹿恨顾巷】

  李小鹿很多时候是恨顾巷的。

  她想和顾巷在一起。但李小鹿又别扭地觉得,这么想的自己是个loser。这段感情于她看来就是一场博弈,而顾巷在一开始就占了上风。李小鹿恨高高在上的顾巷,鄙视无时无刻不在思念顾巷的自己。黏人讨厌,虚弱无力的自己。

【最后】

  李小鹿在街上看到顾巷,就在马路对面。她想叫,想奔跑,想把阻挡在他们之间的世界整个撕裂。她呼吸急促,手指颤抖,她被自己的想象感动得快哭了。

  但事实上,李小鹿连再多看顾巷一眼的勇气都没有。

.end.

昨天的三条🐟。
还能有人记得维尔利特吗——
是小学的时候看的国漫里男主的姐姐。应该是叫暗夜协奏曲……阿她真棒我真喜欢她w

手机里就这一张存图其余的鱼都存到电脑里了。
好久没回lofter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