餐茶_

Sound Horizon Kingdom!!!!!!

天啦想想我以后再点开这个账号看到我写的这些破烂——大概会羞耻而死!!!!!!!!!!!!!

【BGM:jealous.】【重发 写这段的时候单曲循环这首歌来着】

  顾巷说话的时候嗓子痛苦得要渗出血来。

  李小鹿用力地眨着眼睛,想制止眼泪从眼眶里傻逼兮兮地流出来。但是泪腺不听话,多余的液体从眼角流下来,搞的李小鹿痒痒的。

  她什么都懂:任谁看着恋人每天死气沉沉,心情都不会好。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每天胡思乱想,可哪怕是最最难受的时候,哪怕分手两个字溢到牙关处,她都没吐出来,反而一个字一个字嚼烂了,咽回腹中。
  她不要分手,她死也不会放开顾巷。说她自私自利也好,任意妄为也罢,她情愿成为拖累负担,也不肯放手。除非顾巷不要她了,顾巷亲口对她说,烦她让她滚,她不会犹豫,一定麻溜利索地滚。

  但李小鹿现在一动不动。面前的顾巷表现得异常平静。她似乎回到了最早最早,她们没有任何交集的时候,在学校里出现时那种毫无顾忌的潇洒样子。她站在李小鹿面前,很随意地看着她,又或者根本没有在看她。

【修】

  李小鹿几乎做什么都没有什么目标。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想什么,自己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 她明明就在面前,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团空气。李小鹿的记忆组成她,塑造她,却不给她一个得以支撑自己的灵魂。

 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,她觉得就够了。但顾巷让她感到满足而又充实。知道了这种感觉的她离了顾巷,便觉得空虚;觉得空虚,就想去填满自己;为了填满自己,只好去找另外的随便什么人来补上这块缺口。只要不再觉得空空落落就行。

 

【惊喜不惊喜我竟然又更了】

  李小鹿几乎做什么都没有什么目标,没有什么目的。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想什么,自己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 她明明就在面前,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团空气——看不见,仿若完全不存在的空气。她本身就是一团乱七八糟的线条堆积而成的毫无章法的个体。李小鹿的记忆组成她,塑造她,却不给她一个得以支撑自己的灵魂。

 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,她觉得就够了。但顾巷让她感到满足而又充实。知道了这种感觉的她离了顾巷,便觉得空虚;觉得空虚,就想去填满自己;为了填满自己,只好去找另外的随便什么人来补上这块缺口。

  她以前怀里有顾巷,温暖舒心,觉得自己找到了依靠,安稳得紧。现在她仍旧需要一个能互相拥抱的人,不能支撑她也行,只要那个人能抱住她,李小鹿就知足了。只要能填补那个缺口就行。只要不再觉得空空落落就行。

 

【BGM:jealous.】

  顾巷说话的时候嗓子痛苦得要渗出血来。

  李小鹿用力地眨着眼睛,想制止眼泪从眼眶里傻逼兮兮地流出来。但是泪腺不听话,多余的液体从眼角流下来,搞的李小鹿痒痒的。

  她什么都懂:任谁看着恋人每天死气沉沉,心情都不会好。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每天胡思乱想,可哪怕是最最难受的时候,哪怕分手两个字溢到牙关处,她都没吐出来,反而一个字一个字嚼烂了,咽回腹中。
  她不要分手,她死也不会放开顾巷。说她自私自利也好,任意妄为也罢,她情愿成为拖累负担,也不肯放手。除非顾巷不要她了,顾巷亲口对她说,烦她让她滚,她不会犹豫,一定麻溜利索地滚。

  但李小鹿现在一动不动。面前的顾巷表现得异常平静。她似乎回到了最早最早,她们没有任何交集的时候,在学校里出现时那种毫无顾忌的潇洒样子。她站在李小鹿面前,很随意地看着她,又或者根本没有在看她。

【顾巷的视角】

     李小鹿是很漂亮的。

     顾巷有很多爱好。暗中观察李小鹿就是她众多爱好中十分不起眼的一个。

     顾巷特别,特别喜欢美的事物。她看见美丽的东西就总是会多看上几眼。虽然李小鹿算不上美——仅仅是漂亮而已——但顾巷就是喜欢偷偷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 像现在这样,假装到李小鹿的班级借书,趁机瞟两眼她。

     李小鹿在和同学高谈阔论着什么,可能是嘴唇有点干,就伸舌头舔了舔上唇。顾巷突然就觉得“腾”的一下,耳朵发胀心脏好像停跳了一样。张张嘴,她使劲往肺部吸气,脑子里就剩下李小鹿薄薄的上唇和小巧的舌尖。

     想接吻。

     顾巷也真就这么做了。当然,是在放学之后。

【李小鹿长高了】

     李小鹿的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,“小鹿啊,你好像长高了。”
     李小鹿一边换上拖鞋一边含含混混地应着,“哎,是吗,真好真好。”
     李小鹿妈妈自顾自地念叨,“再长些就好了,最好是比我高一点。记得要多运动,晚修中间不是有休息嘛,出去跑跑步……诶对了小鹿,给你买的钙片吃了吗!”

     李小鹿一直心不在焉。其实以前听别人说自己长高了,她是会高兴好一阵子的。但现在她不想再长高了。

     为什么呢……李小鹿是绝对不想承认这都是因为顾巷。顾巷现在和她差不多一边高,她要是再长些,就比顾巷高了。

     就离顾巷更远了。

     她害怕,怕她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。虽然本来就不是很近,但她就是固执地不想长高——哪怕是一毫米呢——稍微离得近一些也能让她高兴好久好久。

    

李小鹿这个名字是我瞎起的。

想取一个普通但又很可爱的名字,于是就叫李小鹿了。

顾巷嘛……是因为我超喜欢顾城的《小巷》这首诗。那种感觉就像她们俩的关系一样,特无助特绝望。

【和顾巷同学说的第一句话】

  李小鹿红着脸紧紧跟在顾巷身后,紧张到踩了顾巷脚后跟好几次。她最开始还会说对不起,后来突然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小了,顾巷压根就没听见——或者说压根就不想理睬她——就感到很羞耻。

  在李小鹿又一次踩到顾巷脚后跟之后,顾巷停下来,突然回身紧紧盯着李小鹿的眼睛。她们几乎鼻尖顶着鼻尖。顾巷看到李小鹿满眼的慌乱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 “同学,有什么事情找我吗。”

  李小鹿傻杵在那里,之前打好的腹稿此刻全都变得一团糟,那些寒暄,那些无聊的搭讪,慢慢的扭在一起,扭成四个大字: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 李小鹿就这么突兀地把这四个字说出来了。说完她有点后悔,不是因为别的,她只是觉得自己昨晚在心里排练了好多回的稿子都白费了。